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关 键 字:
检索方式:

· 大家族 中华情
· 叶利宗:让世界了解中国
· 张家口温州商会:塞外明珠里的温商军团
· 温商论坛暨天津市温州商会会员大会:优势互补  机遇
· 何纪豪先生:大爱如斯
· 第五届世界温州人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温举行
· 我市外贸前三季度进出口总额157.2亿美元
· 温医大成立全国首个组织工程皮肤临床研究中心
· 温州市环环紧扣实施精准招商
· 第五届世界温州人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温举行

当前位置:
首页>海外赤子>华侨世家>正文
大家族 中华情
/ 更新时间:2014-11-11 14:17:31

这是一个华侨大家族,他们有的在荷兰出生,有的在德国出生,有的在法国出生。上下五代人,归根于温州丽岙。侨乡丽岙是他们追本溯源、朝思暮想的故乡。

仲夏,在丽岙采访丽岙侨联第五、第六届侨联主席张荫旺,他是这个华侨大家族的第二代。

 

                (坐者为张萌旺母亲,右为张萌旺、左一为张达义、左二为张萌旺妻子谢昌翠)

 

 

老华侨:张月富

张月富是张荫旺的养父。张荫旺原是梧田蟠凤农家子弟,小时过继给丽岙姨妈郑灯花为子。因为当时郑灯花丈夫张月富出国后沓无音讯,他们的独子又不幸溺水身亡。为安慰孤苦无依的妹妹,张萌旺生父生母做主,将他过继给丽岙的张家为子。从此,张萌旺与姨妈郑灯花相依为命。

郑灯花丈夫张月富是丽岙老华侨,他1936年就到法国巴黎谋生,在餐馆做厨工。抗日战争爆发后,张月富联系不到老家的亲人,于是,在法国娶了一波兰女子为妻,生下一儿一女。儿子叫张达义;女儿叫约克林。混血儿血脉中的中国流,一直主宰着他们的中国心。

张月富在巴黎谋生非常艰难,贫穷的生活致使波兰籍的妻子病死于产后。无奈的张月富为养家糊口,只好把儿女寄养在法国邻居家里。特殊的经历,使祖籍在丽岙的混血儿张达义一生中有三个不同国籍的母亲:一个是波兰籍的生母;一个是法国籍的养母;一个是中国籍的继母。三个母亲,成为张月富的儿子——张达义人生之中无法割舍的三段亲情。

新中国成立,张月富欣喜若狂。他一直张罗着回中国,回家乡丽岙的梦想终于可以成真了。1954年,张月富带着儿子张达义千辛万苦,颠簸了一个半月的时间,终于回到丽岙,与原配妻子郑灯花、继子张萌旺团聚。张达义从此也有了一个中国母亲和中国哥哥的关爱和照顾。一家四口在江南小镇暖意融融地打发着春夏秋冬。

1959年,张月富又去了法国,直到1975年,因为年迈,才回到丽岙妻子身边,安度晚年。1977年,张月富因病去世。

作为爱国爱乡的老华侨,张月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温州地区第一位归国华侨,人民政府非常重视他,张月富曾经是省政协委员。

张月富在世时,安排张达义在家乡娶妻生子,并且不允许他萌生去法国的念头。或许张月富视张达义为传宗接代的苗,希望他为张家延续香火繁衍子孙效力,为自己养老送终。张月富甚至杜绝了张达义与法国的一切通讯往来,隐藏了他们在巴黎生活过所有地址。所以,张月富在世时,孝顺的张达义对“回巴黎”只字不敢提。

 

 

(达义的大儿子锦涛结婚与达义夫妇合影,左一为达义的妹妹约克林)

 

(张达义二儿子阿辉)

 

 

混血儿:张达义

张达义高大魁梧,一米八几的个子,高鼻梁大眼睛,肤色却是亚裔人的黄色。他的血脉流淌着中欧的两股血液。三个母亲,又是三根扯不断的亲情红线。所以,归根、寻母成为张达义人生交响曲中的主旋律。

9岁前,张达义在巴黎度过,法国养母对他胜过亲儿子。1954年,父亲告诉他: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的根在丽岙,我们父子要归根。可是张达义无法接受,他与养母一家已生活得难舍难分。养母得知他要回中国,紧紧抱着他,不肯放手,并且暗中塞给他几张法郎,让张达义到马赛后伺机买火车票逃回来,千万别跟父亲上远洋轮船、渡海回中国。但张达义与养母的预谋被张月富识破了,张月富寸步不离地守着儿子,张达义插翅难逃。

前前后后,经过50来天的跋涉,坐轮船、坐货车、坐汽车、坐小船,张达年终于回到了让他感到十分陌生的故乡。到了丽岙,正好是下雨天,脚下是稀烂的泥巴路,走惯了巴黎大马路的张达义双脚怎么也不敢落地。来接他的哥哥张萌旺见状,二话没说,背起高头大马的弟弟。张达义趴在哥哥背上一颠一簸地向父亲常常描述的老家走去,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从此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们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亲。两兄弟一个说法语,一个说丽岙方言,起初言语互不相通,却心心相印。他们同时以百倍的孝心,照顾着他们的父母亲张月富郑灯花。

9岁的张达义,开始了他在故乡的生活。凭着聪明,他很快适应了这里的风俗习惯。他在丽岙读完了小学,考上温州华侨中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由于张达义的特殊身份,他没有上大学的机会。回到丽岙,他进了丽岙华侨陶瓷厂当一名普通的工人。

按父母的意愿,张达义在丽岙娶亲。他的妻子童秀珍是温州人,美丽贤慧,他们育有两子一女。张达义深谙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让父母含贻弄孙,是作儿子的最大孝心。

就这样,张达义为尽孝心,在故乡丽岙生活了近三十年。

1977年,张月富病逝,踅伏在张达义心中的另一股血脉,在这特殊的时机开始涌动,他实在难掩对法国生母和养母的怀念之情。办完父亲的丧事,张达义在其墓前立了一块青石墓碑,深深鞠了一躬后,就踏上了他人生的第二部曲:寻母。

36岁的张达义,再一次踏上了法国的土地,开始了艰难的寻母之路。

没有住址,没有电话,早年,父亲为了切断他再去法国的念头,把所有的有关生母与养母的信息都毁掉。凭着一颗思念母亲之心,张达义在茫茫人海中不弃不离地寻找。他将储存在记忆中所有与母亲有关的细节都调出来,寻找珠丝马迹。一处一处地找,一个人一个人地寻问,都没有可靠的信息。后来他去自己读小学的学校问寻,千方百计地找到当年的班主任,老师那里,终于得到了养母居所的大概位置。在一所公寓管理员的热心帮助下,他查到了养母的名字,得到了她居所的地址。

生母在张达义一岁多就病故了,是养母用女性的温情烘暖了张达义孤苦的童年。记得五六岁时,得了麻疹,养母整天整夜地搂抱着他,生怕这羸弱的生命被病魔夺走。体温高四十来度,母亲隔一小时就给他洗澡降高温。三十多年了,张达义的脑海里依然留着养母望着他时那双忧郁的双瞳,依然能体会到养母给他洗澡时那双轻柔温暖的手。

26年之后,母子相会的场面是在泪水、拥抱、对视、问候的交替之中进行着。生母过世了,张达义只能行祭拜、思念之礼。如今,张达义要把自己满腔的感恩之心尽孝给这位曾经悉心照顾过自己,无私给他母爱的法国养母。每个星期,张达义都会带着妻子、儿女来看养母,三代人共享天伦之乐。

张达义人生还有第三部曲——做侨领。这应该是张氏故事中最出彩的部分。如果张达义人生前两部曲是“情”所致,那么这第三部曲是“义”所趋。

1979年,张达义返回法国,找到养母后,他又热心投入华人华侨社团工作。他与几位志同道合的热爱祖国的华侨努力筹备,成立了“法国法华工商联合会”。“法华工商联合会”是旅居法国的华商中一个以拓展法中贸易为宗旨的群众团体,荟萃了中法商业界的知名人士和优秀企业家,为发展中法两国的友好关系和促进中法两国的商务交流做了许多贡献。张达义曾经担任“法国法华工商联合会”第二届、第三届会长,现任名誉会长。他以身作则,无私奉献,为促进华裔之间团结,加强同法国工商界合作,扩大与中国工商界往来,拓展中法贸易作了许多工作,深受侨界同胞的尊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领导人访问法国时,张达义多次受到江泽民、朱基、李鹏、李瑞环等人接见。1999年国庆节,他与夫人童秀珍受国务院侨办邀请,到祖国参加五十周年国庆大典。

有人问张达义有关自我归属感的问题,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首先我是中国人,然后才是法国人。比如看球赛,有中国队参加,我始终为中国队呐喊加油;没有中国队参加,我为法国队呐喊加油。假如恰是中国队与法国队对垒,我希望中国队赢”——这就是张达义这位混血儿的“中国心”。

 

 

(张萌旺在丽岙侨联的工作照)

 

 

“白忙官”:张萌旺

采访中,张萌旺说起1970年,作为荷兰华侨代表,他受邀回祖国参加国庆观礼:“那年国庆节和中秋节相近,我们华侨代表团回国参加国庆庆典的待遇很高,在北京高级饭店住宿。十月一日,我们参加国庆典礼,吃国宴,看焰火,参观故宫,国家领导人接见我们,团里许多老华侨都激动得热泪盈眶。那次我们代表团还去了广州、杭州、贵州等地参观、旅游,一路游览祖国大好河山,看祖国建设得繁荣富强。回国十多天,我们受到国侨办的热情接待,祖国把我们这些海外游子当作贵宾。”说起这件让他终身难以忘怀的幸事,事隔四十多年了,张萌旺还唏嘘不已。

1999年,张萌旺作为优秀的侨联干部,又一次受国侨办邀请,参加五十周年国庆观礼。

张萌旺一生可以用“传奇”两个字来形容。

他是一名农家子,8岁时过继给姨妈郑灯花为儿后,就一直在丽岙下呈村生活,娶妻养子,给继父继母养老送终。

张萌旺只上过小学,以后的文化,全靠自学获得。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张萌旺虽为种田郎,但他以百倍的热情投入农村集体化的工作之中,由于他为人谦虚好学,待人真诚有礼,做事认真踏实,年纪轻轻,思维成熟,办事牢靠,机灵聪明,很受下村的土改干部器重,也受村民拥戴,仅23岁,就被村民推选为村长。作为一村之长,张萌照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他的工作更积极,为村民的服务更周到,下呈村村貌在张萌旺和广大村民的努力下,焕然一新。

村长当了三至四年,张萌旺又被选中去任丽岙信用社副主任,在孜孜不倦的努力中,他的人生角色由村官转换为国家金融干部。在担任信用社副主任期间,张萌旺工作又是特别出色,在争取外汇这方面,他为信用社创下了优秀的工作业绩。

张萌旺说:“别人说我升迁了,在我心中只感到肩上的担子又重了,责任又大了。我的付出要更多了。”就因为有这颗奉献之心,张萌旺又把信用社的工作做得风生水起。

1958年,张萌旺还担任过丽岙华侨陶瓷厂代理厂长(因为不是共产党员,不能当正厂长)兼经营部主任。当时丽岙华侨陶瓷厂是地方国营厂,是众人羡慕的吃公粮的铁饭碗。为把这地方企业办好,有识之士一致推荐,请张萌旺出任厂长。

1963年,张萌旺申请出国,作为民主人士,他的护照很快被批了下来。他来到荷兰,凭自己的才智,努力打拼,终于开出了餐馆。

张萌旺是个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在荷兰他积极参加同乡会,热心同乡会的公益事业。不久,就被华侨选为旅荷华人总会常委、会长。在任期间,他致力于总会工作,团结侨胞爱国爱乡,从而他的声望受到侨胞和祖国领导人的认可。1970年,作为荷兰华人总会会长的身份,参加了“十一”的国庆观礼,亲聆了毛主席的报告,受到国家领导人叶剑英等的亲切接见,并享受了国宾馆举行的盛大国宴,这一高规格的机遇使他永铭在心,成了他一生创业与工作的动力。

1996年养母郑灯花过逝,张萌旺回到家乡,亲自料理母亲的丧事。此时,张萌旺的六个子女都已在海外安居乐业。他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也可卸下了,于是决定叶落归根,回到故乡丽岙定居。

丽岙是张萌旺人生历程的起点,这里的小桥流水,这里的石板路、黑瓦房让他感到亲切,这里有他少年时的邻里亲友,他迷恋故乡的风俗人情,再说子女们也都成家立业,他可以安度晚年了。于是他决定留在丽岙自家的农家小院里安度清静的晚年生活。

在乡亲的心目中,张萌旺是个大能人,办事机敏稳重,成功率高,为人厚道真诚,值得信赖。所以,这一年侨联选举主席时,大家一致投张萌旺的票。1996年张萌旺被丽岙华侨推上了侨联主席的宝座,成为全国著名侨乡丽岙侨联第五届、第六届侨联主席。本想回老家安度晚年,不想又担当起了为华侨们服务的“白忙官”。

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张萌旺不负众望,他不但自己努力工作,还能识才用才,尊重信任同事,大公无私,团结同志,充分发挥了侨联工作者的纽带作用,为丽岙侨联作出了重大贡献,使丽岙侨联四次蝉联全国侨联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

赤子情深,他同后任侨联主席黄品松先生率先发起创建了丽岙镇华侨中学,是他组织筹资 为侨联购买了一辆11座的面包车、红旗牌小轿车、金杯牌小轿车,成了全省侨联唯一有自备车的单位;是他第一个创办方便侨胞购买飞机票的航空售票处,又是他创建了为侨胞服务的保健所;是他设立了侨联进出口贸易公司;是他筹划了公证代办处;是他开设了机场接送的服务车;是他在全镇启动创立村级侨联分会。

张萌旺这个“白忙官”,为华侨事务尽情地释放着晚年的余热。

盛夏,在丽岙张家采访,他88岁高龄,仍然童颜鹤发,在自家小院种种花,会会老友,张萌旺的晚年生活幸福而安祥。

 

子孙满堂

张萌旺、谢昌翠夫妇育有三子三女。朝兴、朝荷、朝来;秀燕、秀钗、秀萍。

说起自己的儿孙,张萌旺容光焕发,特别幸福:“我的六个子女分别在德国、荷兰、法国、比利时等国定居。我的曾外孙名叫子义,都6岁了,我与我家老太婆都当阿太了。”

张萌旺大儿子朝兴,妻子卢飞霞在德国开餐馆,他们的儿子张熙、女儿张丽都20多岁了,在德国读大学。张熙是学财金专业。去年暑假兄妹俩结伴回到祖国,在丽岙住了一个多星期,还去了霞林姥姥家。爷爷带他们去温州五马街、江心屿游览。在五马街必胜客吃披萨,他们说温州的披萨比德国的好吃,味道浓,馅多。因为父母在德国开中餐馆,他们虽然在国外出生,却喜欢吃中餐。兄妹俩能听懂普通话,还能说上几句简单的丽岙话。

此次回故乡,张熙、张丽玩得不亦乐乎,他们与爷爷说以后还会来祖国旅游,回家乡探亲。

张萌旺二儿子朝荷,妻子项小燕在荷兰开旅馆,他们的儿子张浩13岁了,很喜欢中国武术。每星期利用课余时间去武术老师那里学中国功夫。去年,张浩还与其母亲项小燕一起回温州过春节,在茶山外婆家住了两个星期。中华传统的“年文化”让他惊喜不已。

“我的二女儿秀钗与她的丈夫郑胜光在荷兰开饭店,他们有三个儿子,第二个儿子叫郑静。郑静在荷兰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现在在美国纽约工作。去年7月份,他与姨妈秀燕一起回中国旅游,到过香港、广州、杭州等地。”孙辈中出了博士,这让张荫旺引以为豪!

张家的孙辈们都在国外出生,但他们的那颗“中国心”始终在胸腔中跳跃,乡情依然溢满心间。88岁的张萌旺说起儿孙们的“情牵故里”的故事,如数家珍。

 

 

(作者:施菲菲 照片由张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