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关 键 字:
检索方式:

· 纽约让我重新定义自己
· “美姿”更美  梦想成真
· 潘世锦:荷兰游子  桂峰乡情
· 陈青松:奔跑在路上
· 罗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张国权:有梦才幸福
· 深圳市温州商会二届三次理事会暨会长就职典礼
· 温商回归表彰大会之后记:将使命化作实践
· 新一届市侨联主席王丽峰访谈录
· 释放“大侨务”的正能量
· 温州设置20个贸易壁垒预警点

当前位置:
首页>海外赤子>海外骄子>正文
纽约让我重新定义自己
/ 更新时间:2015-5-27 14:24:30

 

第一次来纽约是四年前的暑假,随着游学团匆匆一游。当时虽然游览了几个经典景点,已经让我对这座世界级的大城市印象深刻,但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随着时间推移,梦想悄悄掩埋心中,期许再次相遇。那时,并没有料到自己会再次出现在这个城市,并且快乐地工作、生活在了这里。申请美国的研究生,第一选择城市就是纽约,既是为了去开阔眼界,也似乎是为了弥补当时的遗憾。

在纽约真正生活了一年多后,才明白当时缺少的是什么。是时间,让我充分了解这座城市的时间。在当时还是游客的我眼中,纽约就是一个“大苹果”,一个国际化都市,一个世界经济中心。但是现在,纽约似乎已经成为我精神的一个归宿。哪怕有一天我离开纽约,它的灵魂也会时刻雕塑着我。

 

 

 

纽约影响我最深的就是学习和实习的两处地方——纽约大学和联合国总部。

纽约大学是一所没有围墙的校园,十八个学院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与整个纽约市融为一体。如果走在街上不小心看到一栋建筑上飘扬着写着“NYU”的紫色旗帜,那么毫无疑问你已经进入了纽约大学的校园。我在纽约大学攻读的公共关系和企业传播硕士,专业可以说是世界公共关系学科化教育的鼻祖。美国“公共关系之父”Edward Bernays1923年出版了世界上第一本公关专著后,就在纽约大学开设了公共关系课。现教授中,印象最深的就是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的公关顾问Fraser Seitel教授。他不仅能将理论知识在丰富的案例中由浅入深地教授,而且上课幽默风趣,经常将各国文化背景带入到课堂之中,拉近了和国际学生之间的关系。深厚的历史积淀加上开放式的校园文化,纽约大学为我们创造了独特的学习环境,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在这里摸索、成长、实践,在多元化的城市生活中重新定义自己。

说到美国,或许大部分人想到的是“自由”。“自由女神”,自由的市场经济,自由的言论。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未生活在美国之前的宏观感受。真正接受了美式教育后,我眼中的美国定格在了“独立”两字。“独立”的不仅是这个国家,更是生活在这里千万民众的人格独立。他们从小就学会独立思考,不依赖长辈老师的价值观。美国研究生的教育方式基本就是课后大量阅读,课上积极讨论。而我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下学到最宝贵的技能就是“批判性思考”——学会怎样问问题和明白问怎样的问题比知道问题的答案更有意义。

 联合国总部的实习更是让我明白这片自由之地的包容性,也让我学会用更开放的心态去学习和吸收各国文化。其实想要去联合国工作并不是临时起意,早在出国前就查好全部申请流程以及相应实习岗位。当时的心情是不想浪费这一辈子可能只有一次的机会参与到世界最大的国际性组织中,因为联合国实习生只招收在读以及毕业一年内的硕士生。为了配合联合国每周五天,每天8小时的实习时间,我特意将所有专业课都安排在了晚上,这样就能完全融入到它的工作环境中。

白天上班,晚上上课,每一天的充实生活,让我简直就是在与时间赛跑。欣喜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我所在的部门是联合国秘书处特设的青年特使办公室,主要负责将全球青年的声音带进联合国,使他们反映的问题能够得到联合国有关部门的重视,并推动广大青年在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等方面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我们的部门负责人,年仅28岁时就由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亲自任命,成为联合国里最年轻的高级官员。一个个可爱的同事们也都十分年轻和优秀,大家都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有的会说五种语言,有的还拥有自己的咨询公司。与他们一起工作,觉得每天都充满了正能量。

在联合国实习的日子里,我不仅觉得自己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贡献了一份力量,更是在多元化的工作环境中,感受到了联合国“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魄力和兼收并蓄有容乃大的胸怀。

 

 

 

 

 

 

 

 当然,在纽约的生活并不只有学习和工作,在美国人的影响下我乐于享受生活,一有机会就会到处旅游。现在基本已经把美国的东、南、西部走了个遍,纽约的冬天十分漫长和寒冷。当在纽约的寒冬中觉得有所桎梏时,我都会收拾行囊飞到充满阳光与沙滩的加勒比海湾,为下一个挑战积蓄能量。作为一个特别喜欢运动的人,我常常在旅行中尝试一些新的运动和挑战,比如浮潜,皮划艇,高空滑索。

最近,我去到传说中位于波多黎各的荧光海滩,就是《少年派》中那片荧光海的取景地。当划着皮划艇穿过黑暗狭窄的水道进入海湾的另一头后,在那片平静辽阔的水域,随着手和浆在海水中划动。一个个荧光颗粒像飘动的小精灵纷纷扬扬地抖落下来时,惊喜于那些细微的存在,真的亲身感受到了另一份生命的力量。

对于纽约,爱她的建筑,爱她的环境,爱她给人们所带来的一切。

纽约,并不是典型的美国城市,却是美国经济文化的精髓所在,也是最具包容性的一个城市。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活法。如果你是富人,你可以住高大上的上东区,吃最新鲜的法式西冷牛扒,出门有加长林肯等候;如果你是中产阶级,你也可以在长岛拥有一幢三层别墅,周末和家人吃BBQ,一辆小轿车也足以走遍美国;如果你是穷人,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都是你的选择,政府的救济也能让你吃上美味的汉堡,一张地铁卡就是你的翅膀;如果你身无分文,24小时的地铁站是你的归宿,偶尔的施舍就能吃上一美元的美味披萨,纽约不大,你能从城市的一头流浪到另一头。

 为什么来纽约?因为在纽约,每个人都能够遇见更好的那个自己。在我看来,世界上有无数的地方能够找到自己,但只有这里,让我重新定义自己。

 

 

 

(文:林露涵  图由作者提供)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