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关 键 字:
检索方式:

· 荷兰华侨潘成南家族
· 夏阳:音符跳跃人生
· 桂峰乡陈家
· 李碎燕:圣保罗市授最高奉献奖
· 龙井寺
· 捞一个倒影里的溪口村
· 叶董茂:慷慨解囊  回报乡里
· 严立淼:精彩人生的品格砝码
· 池万升:俯首甘为“孺子牛”
· 董凌凡:“不同凡响”的琵琶专场音乐会

当前位置:
首页>海外赤子>桑梓情怀>正文
李秉彝:秉诚待人 彝尊数坛
/ 更新时间:2013-9-22 9:40:06

人物简介

李秉彝,新加坡著名数学家和数学教育家,祖籍苍南金乡,1938年出生在新加坡的一位温商家庭。上世纪60年代获英国女皇大学博士学位,师从Henstock 积分的创始人 Ralph Henstock 先后在非洲马拉威大学、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南洋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执教,新加坡教育部课程修订委员会成员。曾任职东南亚数学学会会长,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副主席。常访问中国,与国内多所师范大学合作频繁。指导过二十多位博士生,著有关于Henstock 积分等中英文著作多种,发表学术论文一百余篇。

近日,新加坡著名温籍数学家和数学教育家李秉彝再次登上温大讲坛,与来自全省各地的200多位数学教师分享他的 “上通数学、下达课堂”的数学教育理念,将他在新加坡实践的数学教育经验带到温州。

今年75岁的李秉彝,在温州又一次烙下了他的中国情结。这位海外著名学者对中国数学教育的特殊情怀已经延续了30多年。

一封旧家书,敲开了与中国数学联系的大门

李秉彝的父母都是金乡人,父亲李思寅14岁下南洋经商,晚年经营黑人牙膏,至退休为止。在他42岁之前,他未曾到过中国大陆,但是家庭的耳濡目染,让他在中学之前就学会了普通话、广东话、闽南语、苍南金乡话、上海话,能够听懂潮州话和客家话,让他对中国有种莫名的情愫。

“能回到中国,还是靠我苍南小姑妈写给父亲的一封信。”李秉彝说,1980年,国内数学同行向他发出邀请,但新加坡和中国还没有外交关系(中新在199071日才建交),他到中国访问发生了困难。

李秉彝就把父亲的家书翻出来,发现有一封是他在温州苍南的小姑妈写给父亲的信,信中提到了她邀请李秉彝到家乡玩的情节,他如获宝贝,就拿着这封信到中国在新加坡办事处申请。也正是这封家书, 让李秉彝打开了“与中国数学和数学教育联系的大门”。

1980年,李秉彝随东南亚数学会代表团第一次访华,会见我国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此次访问,他们到过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等地。访问过程的所见所闻,给李秉彝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开始了他与中国同行建立的深厚友谊历程,也使得他更加坚定了把中国数学及数学教育引向世界的决心。

一封邀请信,开启10多年在西北布道数学之旅

1984年,西北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丁传松向李秉彝发出来西北师大讲学的邀请,这开启李秉彝在西北10多年的“布道数学之旅”。  1985 年开始,每两年去 “兰州积分班”讲一次课,李秉彝都信守诺言,如约而至。 

“我被丁老师的绝好文笔和真诚的口吻吸引了。”李秉彝回忆说,信中丁老师跟他说只要他每天在西北师大上两节课,他以为一节课时间是一个小时,后来才知道不对,“ 原来一节课是两个小时,两节课就讲四个小时,还包括星期六、星期日!所以我连续讲了二十一天的课,在兰州真是纪录了!”      

“那时我们往往请不起或者请不动国内著名专家,更谈不上国外的,常为此而发困,李教授是个例外。”现在已退休在家的丁传松教授感慨地说, 1985年来兰州讲学,李秉彝要克服各种难以想象的生活困难,他每次访问时都时逢11月,西北天气已经很寒冷了,这对生活在四季如夏的新加坡学者是一个考验。

为了让课堂效果更好,李秉彝授课幽默风趣,结合他专门为“兰州积分班”写的讲义,把深奥的数学用浅显的道理道出,他的讲学不仅轰动了兰州各高校,还延伸到周边青海等地,都纷纷要求他去讲学。

“为把好的数学教育经验送到西部,他不顾西北边远地区条件艰苦,给教师授课,这对一个海外学者来说实在难得。”丁传松教授说,李秉彝抱着“只要你想学有需要,我就会来教,毫无保留地帮助你”信条,不畏艰难险阻,从不计报酬,甚至自费也甘心情愿。“在西北地区凡是有数学系的院校,都有他的声音与足迹。”

在这十多年里,他帮助兰州培养了七个博士生,指导过好多老师,研究结果发表在诸如美国的《 Real Analysis Exchange》等杂志上,数量达几十篇。他还帮助西北师大和有关师专确立数学及数学教育研究课题,为国内学子到新加坡深造牵线搭桥。         

    

一封推荐信,打开中国数学对外交流之路

李秉彝教授不仅是一位数学家,他还是一位国际数学教育界的社会活动家。1972年,李秉彝联合香港、菲律宾、泰国等大学教授发起成立了东南亚数学学会,三年后担任东南亚数学会主席。此时,李秉彝的眼光瞄准了他的故乡——中国。

“中国数学走向世界与李秉彝的工作分不开,中国数学教育界和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ICMI)接触, 李先生起了很大作用。”河海大学理学院数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安天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1986 年以前,国际数学联盟中的“中国席位”由台湾的数学会占据。1982 年,中国数学会派人就加入国际数学联盟事宜,提出了初步方案。一些海外数学家,如数学大师陈省身、东南亚数学会主席李秉彝等做了大量协调工作。 

“秉彝的帮助,成为我走向国际数学教育的契机 。”我国著名数学教育家、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张奠宙回忆说,1988年,时任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副主席李秉彝给当时的 ICMI 秘书长豪森写了封推荐信,建议他发邀请函给我参加第六届国际数学教育大会,并提供1000 美元的资助。

在中国举办数学教育的国际会议,是李秉彝的重要目标。“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和外界封闭太久,应该多开几次国际数学教育大会。”李秉彝说:“ 我当上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的副会长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北京,到北京师大见校长王梓坤,筹划在中国办一个由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ICMI)和中国联合举办的‘地区性数学教育会议’”  

“李秉彝发挥了他的作用, 全世界最重要的数学家、数学教育家几乎都到会。”张奠宙介绍说,“1991 年、1994年先后在北京、上海举行了两届国际数学教育区域会议(Regional Conference), 李先生都是倡议者和组织者。我后来当选为ICMI 的执行委员也是李先生的推荐。这是中国大陆数学家首次进入这一高层次的数学学术机构。”

有人问李秉彝:“ 你在担任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副主席期间,除了对中国做了很多工作外,你还做了哪些你认为比较重要的工作?”他的回答是:“有许多,但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周大正  方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