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关 键 字:
检索方式:

· 何纪豪先生:大爱如斯
· 第五届世界温州人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温举行
· 我市外贸前三季度进出口总额157.2亿美元
· 温医大成立全国首个组织工程皮肤临床研究中心
· 温州市环环紧扣实施精准招商
· 第五届世界温州人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温举行
· 金改两年半:“温州板块”渐壮大
· 华侨与公共外交高峰论坛在我市举办
· 陈一新主持召开德力西集团“温商回归”项目对接会
· 海口温州商会来温考察投资

当前位置:
首页>封面人物>正文
何纪豪先生:大爱如斯
/ 更新时间:2014-11-11 9:25:07

不曾想,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已经走过五年的时间。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微笑联盟为近2000多名患儿重新找回微笑。在平常人看来最简单不过的的微笑,对唇腭裂患儿来说却能改变一生的命运。

其实,这2000多个微笑与一个人的努力密不可分。这个人就是温籍台胞何纪豪先生。他牵头发起成立了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微笑联盟的每次慈善活动他都亲力亲为;每次看到患者家属喜极而泣,他的内心就会感到由衷的快乐。

     在微笑联盟成立五周年之际,笔者电话连线采访了何纪豪先生。在短短一个多小时采访中,先生虽不能一一回忆起微笑联盟五年来的全部过程,但是他所述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片段,每一个故事,都让人深深感动。

 

 

 

 

赚钱只能给人以羡慕,不能让人给予尊敬;

100%的倾注,才会有100%的收获。

 

2007年,远在台湾的何纪豪先生回到故乡温州,在原温州市委副书记陈艾华的陪同下参观温州企业。在德力西集团的企业文化宣传栏里,他看到了温州企业做慈善事业的举动,心中有了感触。温州人善于经商早已闻名天下,但是温州人行善却很少被人提及,温州及温州企业的形象还不够完美。赚钱只能给人以羡慕,不能让人给予尊敬。

如何提升温州人的群体形象,就一直成为何纪豪先生思考的重点。

回到台湾后,在一次活动中,美国微笑联盟基金会的一个负责人找到何纪豪先生,希望他为美国微笑联盟基金会在中国大陆的唇腭裂救治活动提供五千美金的资助。先生询问是否可以将这样的志愿活动开展到温州。对方告诉他,只要有医院配合支持,有一定的患者,唇腭裂救治活动就可以开展。

于是,何纪豪先生联系了温州有关部门,了解温州唇腭裂患者的情况。在中国,唇腭裂的发生率为0.16%—0.17%,如果家庭条件好,可以治疗;如果经济困难,那么就可能一拖再拖,一生痛苦。

2008年1月,美国微笑联盟副会长黄球伦先生结束了在中国甘肃的唇腭裂救治活动之后飞到温州,与何纪豪先生一起为美国“微笑联盟”基金会在温州开展唇腭裂救治活动进行环境考察,最后敲定了温州唇腭裂救治活动的方案。这时,先生决定将原先的5000美金资助金额增加到10万美元,邀请美国“微笑联盟”基金会为温州的唇腭裂孩子开展唇腭裂救治活动。

2008年5月,一共有112名温州患儿实施了唇腭裂修复手术。到这时,何纪豪先生才真正接触到“唇腭裂”,体会到“唇腭裂”对于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有多么大。

何纪豪先生想到,仅仅是一次活动,仅仅靠一个人的力量,对唇腭裂群体的帮助毕竟是有限的,应当动员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进来,使唇腭裂救治活动成为温州人善行天下的一项公益事业。只有100%的倾注,才会有100%的收获。当何纪豪先生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告诉了市委及温州市委统战部的有关领导时,得到了他们的肯定和支持。

于是,在2008年的世界温州人大会上,何纪豪先生发出了《打造可敬的温州人》的慈善宣言:“温州人赢得尊敬的方法很多,其中一点就是付出爱心帮助别人。只要积极参加公益活动,我们努力做,我们认真做,我们做下去,相信温州人一定赢得世人的赞赏和尊敬。”

美国微笑联盟的志愿者都是利用节假日时间,自费买机票,自费吃住来到中国为患儿免费实施手术。何纪豪先生想发起成立一个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希望通过大家的力量解决这些外籍志愿者的负担,让他们能够为更多的中国患儿实施手术。于是成立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的构想在先生的脑海里,在他的行动中,一点一滴地酝酿。

2009年11月,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奔波中,在政府各部门的支持下,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正式挂牌亮相。

 

 

 

    每一次活动都亲历亲为,

    一块钱也要发挥出它最大的价值。

 

成立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之后发起的每一次微笑行动,何纪豪先生都是亲力亲为,全程参与。甚至在活动筹备的前期,他早已奔波于大陆和台湾之间。

笔者问及为什么每一次活动都要参与?先生回答说:“只有你在现场,才能真正感受到这个活动带给每一患者重生的意义,带给一个家庭命运改变的意义。同时,只有你在现场,才可以知道有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哪些细节还需要注意,这样下一次的活动,我们才能做得更好。”

有些贫困的地方因为信息闭塞,不能及时知道免费救助的消息,因此临时来报名的患者不少。但是只要条件允许,何纪豪先生都会安排治疗。如果筛查条件不符合,他会耐心地告诉患儿家长来温州做免费治疗,微笑联盟可以帮助解决住宿和车费。

“我们的组织只负责公益行为,微笑基金的所有爱心款都委托温州市慈善总会保管,每次活动提交报告向总会申请资金,对每一笔善款都要有交代。”在采访中笔者才知道,微笑联盟的每一次活动,对工作人员的住宿标准都有严格的限制。因为先生希望基金的每一笔钱都能恰到好处地发挥作用,都可以用在患者身上。

美国微笑联盟在每一次活动之后都会给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赠送一个用一个精致相框装裱的感谢状。作为回赠,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也会给美国微笑联盟一个感谢状。可是,这个感谢状只是简单的塑封。先生会说:“所有事情,能省则省,钱要用在患者身上。”

在手术室里,可以看到和医生们一起吃盒饭的先生;在车上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可以看到因为疲惫而睡着了的先生。

“以前,微笑联盟的医疗团队只把我当一个普通的捐赠者。但是,我一直帮着做事,让他们感觉到我对受助者的真诚,对他们的敬意。现在,他们把我当作自己人,病人也更加信任我们。还有联盟的合作者,因为信任才把钱捐到我们这里,我所做的也是为了不辜负他们的信任。”

当那些带着花帽的外籍医生像魔术师一样把患儿的嘴修复好的瞬间,连患儿的母亲都认不出这竟是自己的孩子。2013年,在贵州毕节站的活动现场,一位患儿的年轻母亲坐在手术室门口哭了整整两个多小时。何纪豪先生看到之后走了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她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孩子做完手术之后喜极而泣,无法控制内心的感谢。

一个来自毕节农村的患儿术完成之后回到村里,大家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原来那个“破嘴”的孩子。不仅同村人摆酒庆祝,邻村人知道这个消息后也开席庆贺。这样的重生,对于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村,都是一个重要的改变。

   何纪豪先生说,如果我没有亲自在现场,我就错过了这些美好的场景。

 

 

 

 

 

 

 

有企图就不叫慈善,而是买卖。

如果可以一伸手,就能帮助别人站起来,我很乐意。

 

在“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成立两周年的晚会上,何纪豪先生曾形象地将联盟的运转比喻为一辆车:

温州市委市政府全程支持,是方向盘;

第一个车轮是温州医科大学及各附属医院,提供医疗平台,赋予孩子外在美。

第二个车轮是温州大学,他们的心理辅导站赋予孩子心灵美;

第三个轮子是温州的媒体,让更多的人知晓获益,弘扬温州人的善行;

美国微笑联盟基金会、台湾长庚医院等就像第四个轮子,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培训医生;

而温州人的资金支持就是燃料。有了他们,这辆善行之车才能立足温州,驶向全国。

电话那头,先生仍然对家乡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对微笑联盟的大力支持心存感恩。“陈艾华虽已退休多年,但微笑联盟每每有活动她都尽全力走在最前线,为活动寻找资源,帮助排除困难,使活动可以顺利推展,我形容她是推土机,总是为微笑行动开辟一条成功大道。她的爱心奉献无法以金钱衡量。”

他说,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能在温州顺利地开展活动,是因为父亲何朝育、母亲黄美英在家乡捐助的育英医院给予了大力支持。为了让中国更多的唇腭裂患者得到救助,让更多的人知道温州人善行天下的爱心,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开始走出去,成功地在四川广元、浙江台州、福建漳州、贵州毕节等地开展了微笑行动。如果没有温州市政府、市委统战部等有关部门的联系和帮助,行动就不能这么顺利地开展。

在台湾,对于唇腭裂的治疗水平相对于中国大陆要成熟一些。回到台湾之后,何纪豪先生特意前往台湾罗慧夫颅颜基金会了解有关唇腭裂的治疗和有关知识。当他得知对于唇腭裂患者来说,除了手术上的修复治疗之外,还需要进行心理治疗时就开始了解温州有否这样的心理治疗机构。他找到了温州大学副校长薛伟,薛伟对于何纪豪先生的行为十分感动,当即落实心理辅导师张海音进行策划,成立温州大学微笑联盟心理治疗中心。同时,还在温大开办唇腭裂术后患儿夏令营,每一个营员都有两个大学生志愿者24小时陪同。通过夏令营活动,很多小朋友不再因为自己的“缺陷”而感到自卑,能和正常孩子一样大声地笑,开心地玩。有一位母亲在孩子结束夏令营之后,给老师打来电话,说邻居们想了解是不是没有唇腭裂的孩子也可以来参加活动,因为通过这个活动后,患者小朋友比正常的孩子还要活泼、开朗。心里辅导夏令营活动到目前已经开展了五期。

 

 

 

 慈善并不是只有捐款,参与行动也是慈善的一部分。

只要坚持做,才是真心做。

 

2010年4月,万和豪生大酒店正式获得全国旅游星级饭店评定委员会颁发的五星级旅游饭店称号。董事长郑好先生将原本用来庆祝升级的100万元捐赠予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其中20万元用于玉树灾区唇腭裂患儿的救助。

捷豹路虎经销商力天集团也将原本用于提升公司形象宣传的150万元捐赠给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2011年温州站的活动。曹绍国董事长说,这样做既可以通过慈善公益活动宣传企业形象,又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在上海温州商会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在会长厉育平的带领下,商会捐出150万用于微笑联盟的慈善行动。

中通置业集团总裁单忠杰在2012年的时候表示愿意出资200万用于微笑联盟的微笑行动,每年出资四十万,2014年资金已经到位。这几年尽管房地产经济不景气,中通仍然继续捐出善款。

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走出温州的第一站是四川广元,是汶川地震灾区。广元温州商会会长李相益除捐款外,更安排车辆供活动人员使用,让大家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温州企业都有善念爱心,都希望找到一个实现慈善的载体,而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就是温州企业奉献爱心的最好载体。

今年暑假,何纪豪先生和几个友人在瓯海泽雅一个农家乐吃饭的时候,偶遇画家麦浪。席间,先生给大家讲述了微笑联盟的一些故事。麦浪随即要求参与这个微笑行动中去,他说,他可以去温州大学给夏令营的孩子们上美术课。先生非常感动。他说,当你做一件事,能够得到认同,感染了身边人参与其中,它就有无限的意义。慈善并不是只有捐钱,奉献行动也是慈善的一部分。

两个月前,温籍著名歌唱家潘小芬在台湾演出。何纪豪碰见了这位同乡,并邀请潘小芬做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的亲善大使,希望她在以后的巡演中,可以借着舞台告诉观众,在中国有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这样一个慈善组织,让更多的贫困家庭知道这个组织可以提供免费唇腭裂治疗修复手术,让更多的人知道温州人的爱心慈善之举。潘小芬表示十二分的乐意,她将作为“亲善大使”到温州参加微笑联盟五周年的庆祝活动。

 “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加入到爱心行动中来,那么这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对微笑联盟的捐款,捐多固然欢迎,捐少我们也同样感恩。”

 

 

 

 “何爷爷”,这个称呼很亲切,

  但我只是代表所有温州人去接受这个称号,接受他们的谢意。

 

每当有患者家属紧紧握着何纪豪先生的手表达感谢时,每当有小患儿见到何纪豪亲切地叫一声“何爷爷”时,他就会告诉他们,你们要谢谢的是这些医生,要感谢的是温州人,而不是我。“何爷爷”,这个称呼很亲切,但我只是代表所有温州人去接受这个称呼,接受你们的谢意

何纪豪先生很低调,和他父亲何朝育老先生一样,从不声张自己的种种善举。

在台湾,父亲何朝育将祖母过世时的一些费用,捐赠给台湾温州同乡会,成立了专门的基金。四十年了,这笔奖学金依然用于奖励同乡会里的一些青年才俊。

上世纪九十年代,当远在台湾的何朝育先生知道家乡经济条件落后,就先后为温州大学和温州医院捐赠数千万港币。当父亲母亲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没有告诉家人,何纪豪先生作为儿子也全然不知晓。有一天,他到香港出差,堂哥告诉他收到温州市政府有关部门的来信,告知何老先生为温州捐建的项目需要有名称,可是当初先生要求要以无名氏的名义捐赠。到这时,何纪豪才知道,原来父母为家乡捐建的项目资金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落实。

何纪豪开始寻思一个既不能违背父亲的意愿又要有意义的名字。思来想去,他在父亲何朝育母亲黄美英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拼在一起成了“育英”。刚好台北有一条街也叫育英街,这样,用“育英”这两个字既能代表父母,又没有直接以父母的名字命名,很富有象征意义。但是,何纪豪还是怕“育英”两字会被低调的父母否定。于是,他联系到温州有关单位,让他们代表被捐赠方向何朝育夫妇征询意见,是否可以将这些捐建的项目以“育英”冠名。如此沟通,“育英”这个名字才被何朝育夫妇认同。

直至三年之后,何纪豪才告诉母亲,“育英”这个名字当初是他想出来的。

在许多场合,何纪豪先生不止一次地说:“付出爱心纵然可贵,但在付出的同时,你可能得到更多的幸福,我视这为最大的财富。”

在以后的微笑行动中,何纪豪先生依旧会戴着小红帽做着他的慈善义工。如果不说,或许大家会不知他是谁,但是那忙碌背影会告诉我们,这就是温州人……

 

 

 

(作者: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