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关 键 字:
检索方式:

· 万里寻亲人  侨联助圆梦
· 谢泉画:静水之花
· 侯光焕:鏖战华尔街
· 叶董茂家族:赤子情  慈善心
· 谢飞如:音乐国度里的温州女人
· 王加清:倡设“华侨日”  实现华侨梦
· 旅日华工遗属欲抱团讨公道 日本学者来温州默哀
· 音乐版《富春山居图》台北“合璧”
· 八国驻华使节抱团访温寻合作
· 温企与美国浙江商会联建跨境电商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海外赤子>桑梓情怀>正文
万里寻亲人 侨联助圆梦
/ 更新时间:2014-5-30 10:38:18

3月5日,一个越洋电话从马来西亚打到玉壶镇侨联,马来西亚华侨朱永相先生说:感谢玉壶镇侨联帮助我们找到亲人,使我们60多年从未谋面的亲人团聚,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2013年10月18日,是旅居马来西亚华侨朱永相先生最高兴的日子。这一天他偕同妻子来到梦寐以求而从未涉足过的地方——浙江省文成县玉壶镇,与其90岁的姐姐朱彩华和侄子朱文总等亲人团聚,终圆他的父亲朱巧斐要他回祖国寻找老家亲人的遗愿。

 

朱永相先生现年63岁,出生在马来西亚。他的父亲朱巧斐,未出国时,已在文成成家立业,并生育了两子两女。朱家居住在偏僻的山区,在文成县与青田县交界的高山峻岭之间,1947年前属于瑞安县管辖。此处土地贫瘠,冬天寒冷,交通闭塞,过去只有一条石头小路通往外地,是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村民虽然终年劳作,起早摸黑,但是最基本的温饱也无法解决,朱家过着衣不能遮体食不足果腹的半饥饿生活,生存十分艰难。旧时农村有句顺口溜:“山区三件宝,竹篾当灯草,火笼当棉袄,番薯丝吃到老”,形象地描述山区农民的生活状况,朱巧斐一家也不例外。朱巧斐为了生存,不得已背井离乡,离妻别子,于上世纪30年代在他人的撮合下,冒险远渡重洋,躲在运炭的货轮底层仓里,几十人挤在一起,出口也被堵死,熬过几天几夜非人非畜的生活,历尽艰辛,终于到达目的地新加坡。虽然已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又没掌握什么技艺,只得干苦劳力活,所赚工钱也只能维持一个人的生活,无法照顾家庭,只得另找出路。后辗转到马来西亚从事手工制作工作,经过长期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终于事业有成。

 

因当时战火连年和交通的局限,与老家人始终难以互通信息。在联系不到亲人的情况下,他重组家庭,并生育有两子。但思念家乡亲人情结一直梗于朱巧斐心头,他常常夜不能寐,梦里惊醒。家乡的一草一木,乡里邻居,旧房台前阶后,亲朋好友,无不萦系在脑海里,时刻浮眼前。每到节日,面向祖国,默默起祷,祝愿父母、妻室儿女身体健康,生活美满,游子的思乡情结,是任何力量也无法分割和泯灭的。

 

虽然在上世纪60年代有托回乡的朋友带点东西给家乡的儿子,但是有否收到未知。后来年迈体弱,想回故乡见儿子一面终不能实现,于1979年含着怨恨去世。在弥留之际嘱咐儿子,一定要回祖国与兄弟姐妹相聚,以实现父亲的愿望。

 

几十年来,朱永相先生从未忘记父亲临终时的遗言,因为在中国的兄弟姐妹情况不清楚,住址不了解,找到亲人万分困难,多次托人打听信息,杳无音信,一时难以实现其父的遗愿。

 

自朱巧斐出国后,他在老家的妻子朱氏独自一人承担起家庭重任,既要孝敬公婆,又要照顾儿女,多少不眠之夜,泪湿枕巾,又有谁知?朱氏以单薄身躯,坚强的毅力,干着男人的重农活,不管酷暑严冬,白天上山掘山劈地,犁田耙耕、打柴种菜,无所不会,无活不干。夜间挑灯纺织,培儿育女,含辛茹苦。面对丈夫闯西洋,音信全无,望眼欲穿。然而等待的却是秋来冬往,一年复一年,无情的守望与空房,绝望的泪水化作无比坚强的意志,看着儿女幼稚天真的脸庞,一股积极向上的精神支撑着欲坍塌的躯体,焕发出无穷的力量。辛苦拉扯着,孩子终于成人,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立业,女儿也出嫁了,但朱氏却因劳累过度,早年去世。

 

2013年6月28日,一条经由荷兰侨领胡志光先生传到玉壶镇侨联的信息:马来西亚华侨朱永相寻找国内兄弟朱积纯、朱志星和侄子朱文棕,其父名叫朱巧斐。请玉壶镇侨联帮助寻找。

玉壶镇侨联立即根据这条只有姓名没有地址的信息,着手寻找。先从玉壶镇朱雅社区朱姓聚居地寻找,毫无收获,几经周折,寻遍玉壶镇所有朱姓人家,没有一点蜘蛛马迹。但是玉壶镇侨联干部不气馁,千方百计寻找线索,工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在远离玉壶镇驻地30多里路外的金星社区桃坑村获得信息:朱积纯、朱志星确有其人,都已去世多年,但没有朱文棕其人,他们的后代不叫朱文棕。

 

虽然线索短了,侨联的人不甘心,他们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经过详细调查,得知在玉壶镇工作的朱文总也是桃坑人,“文棕”与“文总”是否同一人?找到朱文总,细问后得知:其本人原名文棕,去参军后改名文总,其祖父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只听说祖父在30年代到外国去,后无书信来往,音讯全无,其他情况一点不知,虽然有托人打听国外信息,多是无果而终。后来,朱文总细查族谱,发现国外朱永相的父亲与朱文总的祖父的姓名相同,朱永相要找的另几个人的姓名也都相同,此宗寻亲案终于尘埃落定。

 

朱文总得到消息后十分高兴,自己多年想找的亲人终于有了信息。

 

喜出望外,玉壶镇侨联迅速将这一消息和朱文总的国内联系电话传至荷兰胡志光先生,由他转告马来西亚朱永相先生。

 

在玉壶侨联的牵引下,失去联系80年的叔侄终于互通电话。

 

10月18日朱永相一行组团17人来到温州,其夫妻俩径直来到玉壶,终于与其姐姐和侄子相聚,终圆其来祖国与兄弟姐妹团聚的愿望。自朱永相父亲朱巧斐出国之日起至今已相隔80多年,如今终圆其父亲在世时的遗梦,朱永相夫妻别提多高兴。

 

喜悦之时,他当然要感谢荷兰侨领胡志光先生和玉壶侨联为侨胞所做的奉献。

 

(作者:胡志忠 沈伍祥)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