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关 键 字:
检索方式:

· 黄传会:发出中国真实的声音
· 道相同  心相通
· 中意教育界人士聚首温州 “论剑”华文教育
· 我市公布第八批134项非遗名录
· 市委政法委召开全体(扩大)会议
· 国家广告产业试点园区落户浙江创意园
· 廖宗林:文化交流是最好的黏合剂
· 大家族 中华情
· 叶利宗:让世界了解中国
· 张家口温州商会:塞外明珠里的温商军团

当前位置:
首页>名家风采>学术专家>正文
黄传会:发出中国真实的声音
/ 更新时间:2014-11-12 10:04:07

 

 

 

8月11日,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揭晓,温籍军旅作家黄传会的《中国新生代农民工》获得报告文学奖。这是温州人首次荣获鲁迅文学奖。

鲁迅文学奖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之一,创立于1986年,由中国作协主办,每三年评选一次。鲁奖设有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诗歌奖、散文杂文、文学理论评论、文学翻译7个类别奖项,各个奖项分别有5部获奖作品,今年首次实行实名投票评选。

消息传来,致电黄传会表示祝贺。认识黄传会多年,且一直关注着他的创作。他获鲁迅文学奖乃水到渠成,实至名归。30年了,他一直孜孜不倦地坚持报告文学创作,《托起明天的太阳——希望工程纪实》、《中国山村教师》、《中国贫困警示录》、《发现青年》、《龙旗——清末北洋海军纪实》、《逆海——中华民国海军纪实》、《雄风——中国人民海军纪实》、《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调查》、《为了那渴望的目光——希望工程20年纪实》、《中国婚姻调查》、《军徽与五环辉映》、《中国新生代农民工》、《潜航——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追踪》等,他的作品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和读者群。曾获“庄重文文学奖”、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新中国60年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改革开放30年优秀报告文学奖”;第一届、第三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第六届、第九届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短篇报告文学《三个太阳》还入选中学语文课本(苏教版)。不仅如此,《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调查》在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选时也入围前十名,后来与鲁奖擦肩而过。而他创作的2011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生代农民工》,在读者中反响强烈,一片赞誉,因此,荣获本届鲁奖,理所当然。

当问及他获奖后的感觉,他开玩笑说:“很愉悦,就像每次回温州老家探亲,吃螃蟹、喝鱼丸汤的那种感觉。”他说获奖后,来自家乡祝贺最令他有幸福感,其中有市、县的领导,更多的是家乡的亲朋好友。他说:“家乡人民养育了我,我用文学回报父老乡亲。”

黄传会个头不高,皮肤白哲,目光温和,举止儒雅,话语中带着闽南口音,仿佛是大学里的教授。但是,当他身穿威武的海军服时,便透露出军人特有的刚毅和英气。在温州,黄传会颇有知名度,他曾获得“2011世界温州人十大年度人物奖”。

新中国成立的前三天,黄传会出生于苍南县矾山镇一个叫枫树坪的小山村,父亲是矾矿一名普通职员,1951年全家搬到矾山镇。他在矾山读完小学和初中。1969年应征入伍,在福建连江当时被称为“福建前线”的黄歧半岛度过了三年海岸炮兵的生活。后被推荐到南开大学中文系学习,1975年毕业。历任海军排长,海军政治部创作室创作员、副主任、主任,专业技术三级(军级),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并兼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等职。

黄传会从矾山小镇走出,身上流淌着平民的血液,有着深深的平民情结,懂得民间的疾苦。他多次说:“作为一名军旅作家,我的目光始终关注着人民海军的建设,关注着普通老百姓!”他写过许多反映海军题材的报告文学,同时,他也写过许多反映社会热点的作品。

1989年初春,中国青基会秘书长徐永光(也是温州人)邀请黄传会写写希望工程,他很高兴地答应了。随后,他开始了一次远行,从太行山到沂蒙山,从大别山到黄土高原,对农村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现状做了深入的调查,从此与希望工程结下了不解之缘。

 

 

都说报告文学是用脚“走”出来的,到贫困地区采访,吉普车、拖拉机、马车、自行车黄传会都坐过。有的山村当时还不通车,他只得徒步,不知走穿了多少双鞋底。那密密麻麻的采访本记了几十本,垒起来有半人多高。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创作的《托起明天的太阳——希望工程纪实》、《中国山村教师》、《中国贫困警示录》三部报告文学被称为 “反贫困三部曲”。在读者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来信来电表示捐款的不计其数。一个江西的离休老干部写来长信说,读诸葛亮的《出师表》他都没哭过,读《希望工程纪实》,他却不止一次落泪。冰心老人也被打动了,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请大家都来读》的评介文章:《托起明天的太阳》的作者黄传会先生我不认识,但他的这篇文章却使我看过后,就铭心刻骨,永不忘记!”黄传会一篇报告文学作品,使广西的一个小山村收到了26万善款。村里用这些钱盖了一所希望小学、修了一条路、架了电线。乡亲们说:“希望工程让他们获得了第二次‘解放’,那个穿军装的作家帮了大忙。”能够以自己的作品改变别人的命运,这样的作家老百姓肯定欢迎。      

这次获鲁奖的《中国新生代农民工》,从宏观和微观的视角,对新生代农民工的生存现状进行了全方位的记述。同时对这个数以亿计的群体存在的教育、就业、生存等诸多问题进行深入探索,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和建议。

大家都熟悉农民工,他们是城市建设者中劳动条件最差、工作环境最苦、收入最低的群体,同时也是中国产业工人中人数最大的群体。随着社会的发展,当今社会已经出现了“新生代”农民工,他们都是“80后“、”90后”。如果说第一代、第二代农民工是扛着编织袋进城的,他们却是拉着拉杆箱进城的。他们已经与家乡的土地分离了,当他们走进城市的时候,他们便没有想到再回去。

很赞同黄传会的诘问:“如同每个城市不可一日无电、不可一日无水一样;如今,我们的城市已进入了不可一日无农民工的时代!但是,我们的城市、我们的社会,又是如何对待用自己的双手撑起现代化脚手架的农民工呢?我们关注过他们的生存状态了吗?关注过他们的明天了吗?农民工兄弟过不好,城市居民就过不好,中国也就过不好。”什么是社会的良知,什么是作家的担当,黄传会的作品给了我们满意的答案。他让我们听到了中国真实的声音。这声音发自社会的底层,来自弱势群体,有呻吟,有挣札,更有希望和梦想。这声音很珍贵,肺腑之音,稀如珍宝,又振聋发聩。作家不易,令人肃然起敬。

黄传会有着浓郁的“温州情结”,每次谈到家乡,他的眼睛总是发亮。他说一个人有两样东西是无法改变的:一是乡音;一是口味。他说话还带着淡淡的闽南话口音,他说自己至今最爱吃的还是温州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为苍南县写过两部报告文学:《中国一个县》、《首例民告官案件始末》。前年五月,他回温州参加由他和女儿黄海贝共同创作的电影《朱程浴血冀鲁豫》首映式,在市区看到遍布大街小巷的“红日亭”,他被感动了,说:“这是温州人的大爱!”他专门留下来采访了一天,写了篇三千字的报告文学《温馨温州》,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大赞温州人的爱心和诚信。

黄传会父亲早逝,是他母亲用自己柔弱的双肩担起了家庭的重担。母亲没有文化,却大情大义先后把5个儿子都送进了部队。一个家庭,5个男孩全部当兵,估计在温州也是不多的。去年他母亲89岁,按家乡的风俗,他专门回家为母亲庆祝90华诞。在寿宴上,乡亲们看到了3位穿海军服的:他,他的还在北海舰队服役的弟弟海军大校黄传跃,他的侄女、辽宁舰的心理医生黄海涵。他动情地说:“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然而由于是军人,我与弟弟一直不在母亲身旁,一直在外‘远游’,我们更没有为母亲举办过一次寿宴。今年是母亲的九十华诞,我对弟弟说,我们一定要为母亲祝次寿,以表达我们对母亲的养育之恩、对这位无论何时都以国家为重的老人的感恩之情。” 在场的许多人都被他的这段话感染了。

黄传会怀有强烈的社会责任,以自己的作品发出了真实的声音,我们期待听到他继续为中国发出真实的声音!

 

(作者:金辉 照片由撰稿者提供)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