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
关 键 字:
检索方式:

· 黄德源:秋日胜春朝
· 陈福生:行医的梦
· 罗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三十而立
· 季平:扎实稳重中成就事业
· 温籍旅美科学家林海帆 获国际科研奖
· 温州金改“新12条”,新在哪
· 23位“一把手”到市纪委“面试”
· 我市谋划建立温州自由贸易园区
· “机器换人”温州首夺全省一等奖
· 唱响同一首歌—记2015亲情中华•天下温州人春节

当前位置:
首页>名家风采>学术专家>正文
黄德源:秋日胜春朝
/ 更新时间:2015-3-30 10:53:02

 

 

黄德源先生的寓所在小南门荷花路一处闹中取静的住宅区,200平米,内有花园、书斋、琴房。先生琴吟书画人生的晚年章节,就在这里生动地一一上演。

 

琴声悠扬

先生身着灰蓝亚麻中式外套,端坐在琴架前。他两手抚琴,美妙的音符从琴弦上缓缓流淌,时而高亢激昂,像潮涨时的惊涛拍岸;时而委婉低沉,像慈母叮咛着出门远行的游子;时而清亮空灵,像徐徐的晚风拂过竹林;时而柔和深情,像皎洁的明月播撒出来的清辉……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聆听古琴高手演奏,真乃人生一大享受。仔细端详,这三尺嘉木与七弦相连,竟能让黄德源演绎出如此包容天地万象的旋律,由衷赞叹。

先生琴罢,又热心地介绍了古琴的历史:古琴在中国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是华夏民族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古琴的流派很多,世人皆称“天下琴音出浙派”。在南宋时期,浙江的古琴流派在全国占有显赫的位置。最可喜的是浙派古琴的奠基者是南宋晚期的温州人(当时称永嘉)郭沔(字楚望)。他创作的古琴演奏曲《潇湘水云》,被音乐界推崇为我国古琴表现艺术成就最高的典范和最优秀的古琴曲之一。而在现代,徐元白先生则是被公认的现代浙派琴家的代表,他特采众长,在继承浙派特色的基础上,又自成“古朴典雅、流畅雄健,善于抑扬顿挫”的独特风格。而黄德源则是徐元白、黄雪辉夫妇悉心培育出来的温州古琴家。黄德源从1955年至1973年,一直谒拜在徐元白先生门下,学习浙派古琴演奏的要领。

黄德源从11岁开始,天赐良机,让他每年暑假都能专程去杭州,拜当时居住在“柳浪闻莺”附近“勾山里”徐元白、黄雪辉夫妇为师,向他们学习古琴演奏的技艺。

每年两个月的暑假,接受徐元白(或是其夫人黄雪辉)一对一的面授。天资加勤奋,黄德源的演奏水平日益提高,成为徐元白门下得意的弟子。以致后来徐先生病逝,其夫人黄雪辉不负殷殷学子的求艺之心,接着教他,如此一直坚持了十五年。

名师出高徒,黄德源的古琴演奏在温州首屈一指。为博采众家技艺,他还在1978年去上海,求上海音乐学院广陵派代表、古琴大师张子谦先生指导;1979年去北京向中央音乐学院古琴大师吴景略先生请教。

六十多年抚琴不辍,黄德源既继承和发展了浙派古琴艺术细腻、深刻、纯真、质朴的特点,又吸收其他各派古琴艺术的长处,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他演奏的曲目多多,最为突出的有《潇湘云水》、《阳光三叠》、《梅花三弄》、《醉渔唱晚》。在圈内,人们赞誉黄德源为“黄醉渔”。

先生“师古不拘泥于古”,他还将古琴名曲《阳光三叠》按自己的理解进行改篇,得到北京音乐学院专家的认可。

1983年,黄德源在“温州之春”大型文艺晚会将自己这首得意之作《阳关三叠》献给晚会的听众,在当时引起轰动。2003年第一届世界温州人大会上,黄德源与他人合作,演出“琴箫合奏”;2013年在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与学生同台表演“琴箫合奏”;20149月,受“钧天云和古琴音乐会”邀请,作为特邀嘉宾,在台上演奏《梅花三弄》。

出于公益之心,先生热心于温州古琴的普及与推广。他组织温州古琴协会,向学生传授琴艺;在图书馆举办古琴艺术的讲座;出古琴曲目的录音带;撰写普及古琴的论文。一件件实在事,他做得不亦乐乎。如今,温州几位演奏古琴的高手,大多出自先生的门下,如叶碧洋、陈千真等。他说: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有机会接近这古老而又高雅的艺术,让中国传统的古琴艺术在新时代焕发其勃勃生机。

 

 

 

 

 

丹青飘香

先生的书法造诣也很高,多次在国内外书法作品大赛中获奖:如“国际‘正大杯’中国书法篆刻大赛”中获特别奖,其作品由亚细亚研究院收藏;“中国当代文人书画艺术大赛”中获金奖,并被授予“当代中华文人书画艺术家”的荣誉称号;全国优秀师生书法大赛中获一等奖……

至今,先生每天晨起第一件事就是练书法,但先生“独醉牡丹”。六十多年的书画生涯,先生画下的牡丹可以用“不计其数”来形容。其中有百多幅,是他自己最满意的。

黄德源笔下的牡丹,一幅画一个样,都有其不同的个性。他说:在用墨上我的牡丹花可分四类:一是水墨牡丹,不用彩;二是新墨牡丹,花朵用彩;三是淡彩牡丹,花、叶都上彩;四是重彩牡丹,艳丽多彩。还有在画法也有诸多的不同。每次下笔前,先细细斟酌,做到“胸中有花”。画完后,再细细琢磨,寻找变化,为下次创作做铺垫。

学无止境,先生的书画就是在这样不断的自我完善之中走向绝美的境界。

先生六十多年在牡丹画的王国里走笔,做到雅俗共赏。他还说:既走向市场,又坚持学术之路——走自己的创作风格。前者是适应市场,后者是学术立场。作为艺术家,两者皆备,相辅相成,有助于提高技艺,更有助于作品的创新。

好奇先生的“独醉牡丹”,便询问其缘由,黄德源的回答真诚得让人由衷敬佩。

他说:有两个原因。一是我的老师徐堇侯先生最擅长画牡丹,他是温州书画界画牡丹的高手。我少年时拜他为师,培养了画牡丹的兴趣;二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向我求画的人太多了,可以用“无暇应接”来形容。画牡丹应酬方便,再说“专攻”牡丹,有利于画技的提高。

 

吟诵隽永

黄宅书斋的墙上,有一幅刘禹锡的《秋词两首》,落款是大贞堂黄德源。

“秋日胜春朝”,刘氏这首诗作应是黄德源先生人生的真实写照。先生琴吟书画人生如此卓越,离不开他在古诗词方面的深厚功底。六十多年,他陶醉在中华古诗词博大精深的文库之中,每天吟诵古诗词、临摹古诗词,他的人生修养在古词诗的浸润中日臻完善。是古诗词给了他古琴演奏、书画创作的营养和灵感,六十多年的古诗词滋养造就了先生仙风道骨般的外形,成就了从他指间流淌出来的清新、脱俗,古意盎然的琴韵和丹青。

黄德源能用温州方言吟诵古诗词。他说:小时,我一直被寄宿在外公家,我舅舅李步青是私塾出身,他拜民国时期温州名士蒋南士为师,向他学习国学。舅舅是先生的得意门生,他的古诗词吟诵非常出色,深得蒋南士的欣赏。每天,舅舅清晨早起,在庭院里吟诵,耳濡目染,我也学会了吟诵。再说我母亲也是蒋南士的学生,她也喜欢吟诵古诗词,在我呀呀学语时,她就教我吟诵古诗词了。

有深厚的家学渊源,在浓厚的古诗词氛围之中,为黄德源的方言吟诵古诗打下了“少年功夫”的坚实底子。

2012年,北京中华吟诵学会的研究专家专程来温州,寻找这方面的人才。经叶曼济先生的儿子叶金欣的介绍,他们终于联系到黄德源,专家们三次来温州录下黄德源用温州方言吟诵古诗词的录音。

去年和今年,浙师大一位语言学教授多次带着学生,特地上门,向黄先生请教温州方言吟唱古诗词方面的知识,还将先生用温州方言吟唱的古诗词制作了录音带作为教学资料收藏。

 

 

 

 

(文:施菲菲  照片由被采访者提供)